打擊樂手

音樂家約翰麥可湯貝(John michael Talbot)在他的心中有一首詩歌,說:音樂有難以相信的能力 ...... 音樂可以真實的述說 神及祂流下的大能力,在我們的心中挑旺起渴望神的心 ...... 音樂象徵我們的愛及與 神的關係,並且同時使那愛燃燒得更強烈、更燦爛。這似乎已經完全代表了現代敬拜詩歌的使用,以及在全美信徒更深敬拜之間的能源。

打擊小樂器的好處是,初學者也容易上手,入門的門檻比較低。雖然打擊樂器是一種每個人拿到都可以製造出聲音的樂器,不過每個人演奏出來的音色的差別就有很大的區別了。

而小樂器的效果和在一般流行、現代音樂中被使用的頻率之高,是與它小小的體積不相稱的。但是真正要掌握到音色美,又運用得宜,其實要下的功夫,不輸其他任何一種樂器。

一.音樂事奉中器樂的使用及其角色

 

亡國後被擄到各地的以色列人,見到那些鄰邦異教徒在他們的崇拜中使用樂器。所以當這群被擄的以色列人,可以歸回重建聖殿時,樂器便因為與異教崇拜有所關聯,而視為不潔。故此,在當時的以色列人崇拜中,樂器是被禁止使用的。這個傳統一直延續至耶穌的時代,甚至在早期教會的崇拜中,樂器是被禁止使用的。

從教會歷史演變的過程中發現,每一個世代對於在崇拜中,是否應該使用樂器來敬拜神,以及在崇拜中有那一些樂器是被允許使用的,都抱持著些許或者是很不同的看法。這些不同的看法,大多數是起因於當時的人文與宗教文化對某些樂器之聖或俗有不同的見解而產生的。

在教會中的敬拜也首開先例的突破舊有的管風琴、大詩班、鋼琴的讚美方式,取而代之的是爵士鼓、貝斯、吉他、合成鍵盤等搖滾樂器。2、30年前的教會聚會中是看不見吉他與爵士鼓的,但如今現代教會聚會中,有吉他與爵士鼓的音樂詩歌就頗受共鳴。但是要注意的是,當崇拜中所使用的音樂或樂器,被過度完美化的時候,反而會過度地吸引會眾的注意力,進而引導會眾陷入敬拜音樂,而非唯一應當受敬拜的神。

.打擊小樂器在教會

 
  1. 古典福音音樂常忽略打擊樂器,使其屈居單純的節奏陪襯效果,所以許多福音詩歌中都沒有打擊樂器發揮的餘地。運用打擊樂器,能製造出激動、急躁、詼諧、恐怖等等旋律樂器做不到的戲劇性效果,最能吸引聽眾的注意,直接撼動人們的情緒。 

  2. 教會中使用鈴鼓相當廣泛,有的教會有鈴鼓舞的事奉團隊,那是專門以鈴鼓為事奉樂器的團隊。他們設計了許多打擊鈴鼓的動作。教會中另一個使用鈴鼓的機會,就是敬拜團隊。敬拜團隊中使用鈴鼓,可以因為曲風的不同,而分別採用有鼓皮或沒有鼓皮的鈴鼓。在音樂進行中,鈴鼓重拍最好拍在第2、4拍,也就是說與鼓手小鼓拍點一致,這樣不但讓歌曲說服力有相乘的效果,也能幫助鼓手穩固速度。速度較快的讚美音樂,也可以1、2、3、4拍皆拍。

三.打擊手應注意的地方

 
  1. 打擊樂器的音量、音色也對樂團音響的平衡、色彩以及張力表現有很大程度的影響。對此力度範圍的適當使用往往是造就樂曲張力表現極重要的因素。鼓手須和其他合奏者有共同的意志、共同的想像、共同的思考、甚至是共同的情緒,才有可能展現出合奏的威力。對於一個演奏者,表現他的情緒、思考、以及靈感,這是必須奠基於長時間的默契培養。

  2. 一般來說曲子進行中打擊樂手會配合爵士鼓以節奏的形態反覆出現,要注意的是爵士鼓過門的時候,小樂器最好停止。如果爵士鼓過門與小樂器同時進行,常常兩位打擊樂手過門風格不協調,造成音樂混濁,但有時會獨以小樂器作音效過門。

  3. 在打擊手詮釋音樂的表現方面,有些打擊手過於注重完美,以CD媒體為圭臬,做出來的音樂線條,讓會眾的感覺好像只是像透過一台CD Player來聽著唱機上的聲音,而不是真正融入感情來詮釋詩歌。一般而言即使現場連續唱同一首詩歌2次,但前後的打擊演出方式並不見得一定完全相同,而是以敬拜的水流來呈現。

  4. 打擊有一種特別的質量感,不必有太多鋪陳,一擊必中,直接打進人的心坎裡。因此聚會儀式中常利用鼓聲來驅除惡靈,而教堂的噹噹鐘聲,或佛寺中的暮鼓晨鐘,則以單純的打擊聲音敲醒人的昏沉。

  5. 國內外很多詩歌音樂很 High,很多教會常常有 Funk 或是 Hard Rock 型態的歌曲,但是前提是台下的會眾本身也要能接受。有些教會中規中矩的單純節奏反而比較好。

              網站內容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