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情境

 

一般人聽音樂,不只是聽旋律,常常在腦中同時呈現同步畫面,如同音樂配合電影情節播放是一樣的。此時鼓樂器的律動、過門的運用就必須配合電影情節同步播放。

當我們看賺人淚水的哀傷電影時,它的背景音樂搭配的是音調偏低、節奏緩和、速度較慢的音樂。相反地,當表達愉快喜樂的情緒時,則是音調偏高、節奏輕快、速度較快的音樂。試想一想,如果使用哀傷音調的音樂來播放棒球比賽,那麼整場球賽與情緒就格格不入。恐怖音樂能驚嚇我們;愉快的音樂使我們心歡喜;莊嚴音樂能啟發我們,因此單獨靠音樂就能非常有效地傳達資訊。

我們試試依右邊三個圖的情境,以打擊樂器呈現這樣子的感覺出來,也許用風鈴、銅鈸、手鼓......。多方面嘗試。擴張我們的境界與能力。

天父無條件的愛讓我心得滿足,我必不至缺乏。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詩23

小女孩小小年紀就歷盡人生的滄桑,不知如何面對未來的茫然及內心深處的孤寂。

.與場景的配搭

1.屬靈征戰及恐怖場景的聲音大,喜樂場景的聲音亮。

2.低頻的震動感和可以加強肯定動作感及恐懼不安的影像空間感。

3.音樂高低音感被拿來烘托情境氣氛補充劇情及心境描寫,形成隱喻、旁白、象徵等功能。

與所愛的人總有一別,

對一起走過的路特別有感觸。

4.中立性的背景音樂:淡化的音樂節奏,可用來處理柔性的靜態禱告的聲音小。

5.宣告敬拜聚會開始了,莊嚴氣勢或溫馨慈愛的意境導入,就會利用特殊打擊手法來作呈現。

6.宣告敬拜的終結:聚會結束了,但其意境繼續綿延,此時就會利用打擊手法來作結尾。

7.不同速度:如行板、慢板、少急板與快板......等,也會營造不同氣氛。

二.音樂場景的實例

摘自【2005/12/15 聯合報小女孩和琴  作者沈冬(台大音樂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2003年11月7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古琴為「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這種樂器已被公認為文化的瑰寶,古雅的象徵,是二千多年前孔子也喜愛的樂器。《史記》裡記載孔子學琴於師襄子,師襄急於趕進度,一再要求孔子學新曲,可是孔子執意不聽,一直練著同一首舊曲,最後,孔子覺得自己掌握了曲意,於是告訴師襄,他在曲中看到了一位高瘦黝黑的深沉男子,氣度雍容,高瞻遠矚,「如王四國」,彷彿是天下四方之領袖。師襄大驚,原來這首曲子正是描寫周初開國聖王周文王的〈文王操〉。

這個故事最值得玩味的是孔子處理樂曲的方式。對師襄而言,一首曲子可能只是一串音符、一條旋律線,因此,能將這一串音符依樣畫葫蘆地再現,這就完成了音樂的使命。孔子可不然;孔子在反覆練習的過程裡,由屬於聽覺的琴聲擬想出視覺的圖象,由平面的旋律發展到彩色立體的畫面。他不但由曲裡「看到」周文王,還能細膩周至地描寫周文王的外形儀態,甚至氣度胸襟。孔子不曾身懷特異功能,卻能如此由旋律跳到圖象,這種「聞聲見象」的工夫不易獲致,這是古琴音樂美學的精華,也是文人雅士琴學修養的重要工夫。

我的十四歲小女兒如何理解二千多歲的古老藝術呢?跟這則故事是差不多的。她「聽」的是旋律,卻「看」到了山水、「看」到了自然。琴曲雖是抽象的音符,彈琴人卻努力於追求具體的畫面;而這追求具體的過程,充滿了高度的自由與想像。我們不是經常鼓勵孩子發揮想像力嗎?我們不是經常讚歎於孩子的創造力嗎?古琴這種老掉了牙的玩意,對一個孩子來講,其實是最自由,最有創意,最能馳騁想像的玩具了。

且聽聽我的小女孩如何「看」她的琴曲:

剛開始彈一首曲子的時候,我什麼都看不出來,然後慢慢圖畫就出現了。……彈得越熟,畫面越清晰;彈得太熟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想,畫面就逐漸消失了。這豈不是如同老僧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又還原於看山是山的三段式辯證思維嗎?

一般人初練樂器,總是在意彈奏技巧的正確精準。小女孩不然;她彈琴,完全是看我這個媽媽撫琴自樂,她也跟著有樣學樣,我既沒有蓄意教她,她也就沒有被指法、手勢等技巧性的東西綁住。

三.表現音樂場景的爵士鼓打擊練習作業

1.黎明乍現的感覺。

2.夕陽西下的意境。

3.綿綿細雨中撐傘漫步,傾盆大雨下疾行快跑。

4.一個女孩子牽小狗散步的影像。

5.晚上逛夜市的吵雜心境描寫。

6.等候聆聽神話語時,心情安寧平和,宛如掉一根針也聽得到。

7.聖靈裂天而降的磅礡氣勢。

8.與撒旦仇敵屬靈征戰的場景烘托。

9.奉獻時刻,所付出的金錢是甘心樂意,這樣的氣氛營造。

最終的目的是必須營造使人信服的音樂場景,令人直接聯想到神的榮耀、慈愛與憐憫。美好的風景並不在目的地,而是在每一步路、每一個景、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心跳,不論在那裡,那裡就是目的地,不管目標是什麼,一定要享受與神同在的過每一個程。

             網站內容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