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地制宜

從音樂與不同年代,或不同區域,或不同民族的文化思想有著不相同的緊密關係。音樂本身只是一種溝通語言,而音樂內容便有著傳播生命價值觀的力量。現今青少年喜愛音樂,而我們希望透過創作,傳播基督徒所相信的生命價值,將一些這些歸納為勵志的歌曲載入現今青少年的生命裡,使他們面對生命時,可以更勇敢更積極。

教會歷史演變的過程中發現,每一個世代對於在崇拜中,是否應該使用樂器來敬拜神,以及在崇拜中有那一些樂器是被允許使用的,都抱持著些許或者是很不同的看法。這些不同的看法,大多數是起因於當時的人文與宗教文化對某些樂器之聖或俗有不同的見解而產生的。

那麼什麼樣的音樂曲風或樂器的特質,是屬神的、是屬靈的,會蒙 神悅納?什麼樣的音樂曲風或樂器是屬世的(屬血氣的)?都曾引起很多爭論的焦點,到底哪一種音樂才能在不同區域不同民族的教會中立足,是值得探討的議題。

.因應地域性風俗民情的敬拜音樂

 

宣教機構Sounds of the Nations的創辦人Dan McCollam牧師,在世界各地訓練弟兄姊妹創作獨特風格的詩歌,他在聚會中,分享如何創作新的聲音、新的詩歌。以賽亞書42:9-10是創作新歌的核心經文,Dan牧師提到新歌就是「神正在說的事情」,我們再將之詮釋成百姓能明白的歌曲。

創作新歌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藉由音樂改變思想、讓百姓知道神正在說什麼。基督徒若將神正在說的話,用音樂傳達出來,就會有改變世界思想的力量。第二個目的是與神同工、創造。透過音樂宣告神的話語,聖靈得以工作,神的話語真實發生在我們中間。

Dan牧師強調詩歌要融入當地文化的元素,才能引起共鳴。例如台灣沒有沙漠,若是詩歌中提到沙漠,將不容易進入意境,僅能大略理解歌詞的意思。翻譯詩歌雖好,卻不容易引起共鳴,因此Dan牧師積極教導弟兄姊妹,盼望基督徒能聆聽神的聲音、創作新歌,將之帶到世界,轉化世代的思想!

在湯姆.柯勞特所著敬拜帶領一書說到,聖經中從未提到 神比較偏好哪一種音樂,福音音樂原本就是 神所賜予的恩膏。而音樂自始一直沒變,但如何包裝,端視當地的文化和社會來改變。

如果以音樂當做福音媒介的角度來說,在鋼鼓的發源地千里達這個國家,幾乎每一首詩歌皆需要鋼鼓這類的樂器來伴奏,如果福音詩歌缺少鋼鼓伴奏的音樂風格,似乎缺少在地性、草根性,反而無法吸引人來教會。另外以管樂器來說,在目前正逢大復興的非洲國家中,根本派不上用場,但是如果用鋼鐵鼓器來敬拜神的話,卻非常合乎那樣的文化社會裡的經驗和知識。

二.福音音樂在拉丁美洲

 

在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1492年以前,印第安人是美洲的原住民,也是歐洲人對原住民強加的稱謂---當年哥倫布是把美洲的原住民,誤以為是印度人(Indian) ,直到今天在美洲的印地安(Indian)的英文是一樣的、區分為(American Indian),殖民帝國也同時帶來了傳教士,當時傳教士對原住民的神靈音樂、節奏,都視為異端,有悖教會的教義,相對的原住民也無法全盤西化,歷經衝突和融合,如今的南美拉丁音樂,仍可聞到絲絲印地安的音樂的原素。

因此,其音樂文化成為當時美洲音樂文化的主流。1492年以後,教會音樂由耶穌會教士傳給美洲土著居民,殖民當局鎮壓土著音樂,當地的節奏、旋律與歐洲的節奏、旋律逐漸混合而成新的、有特色的拉丁美洲音樂形式。因此,至今,仍可在拉丁美洲的音樂中尋探出許多印第安因素。

在中、南美洲被歐洲人征服後的頭幾個世紀堙A教會把印第安人的鼓和笛視作異教的設備而禁止使用,但是無效。土著音樂依然保存了下來,最後成為社會生活的一部分,甚至進入教堂。在中、南美洲城鄉舉行的節日或街頭慶典中,基督教和原始宗教奇異古怪地結合在一起,歐洲音樂和印第安土著音樂兩種成分並存。

三.福音音樂在台灣

 

在台灣很多年長者普遍認為基督教是外國宗教(阿兜仔宗教),在臺灣信主的人口只有百分之3,而客家人信主的人口只有千分之2,是福音的硬土。他們認為那些洋教一律使用西方美聲唱法與西式樂器,這樣子先入為主的刻板觀念造成宣教的困難與緩慢。

早期福音詩歌的表現多來自西方,而在台灣很多音樂家、編曲家從小原生家庭既是基督徒,或與教會有很長的淵源,普遍認為今日台灣的基督教音樂無論是題材內容,或是表現形式都嫌過於古典沈滯,因此以現代節奏曲風與西方樂器給台灣基督教音樂新的風貌,年輕流行化的基督教音樂給人很大的親和力。

正因如此,卻往往忽略了中國傳統音樂文化歷史悠久,在漫長的歷史中,自然發展出一系列豐富鮮明具有民族特色的音樂風格與樂器,忽略了以國樂形式或是以中國民俗樂器呈現基督教音樂的另一個層面。台灣知名福音音樂創作、製作人謝鴻文先生曾經說他還見過以嗩吶來敬拜 神的聚會。

              網站內容 版權所有